极速11选5软件 > 政策通知 > 政策匯編

兩會聚焦|一般工商業電價再降10%由誰承擔?電網企業繼續挑起重擔?

發布時間:2019-03-07 15:19:10

2019年3月5日上午9時,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開幕,李克強總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提到一個熟悉的字眼“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2019年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這一目標一經公布,就在電力行業內部引起了軒然大波,許多人因此產生疑問——再降10%,降價空間由誰承擔(或者說主要由誰承擔)?這一目標如何完成?這次降電價會從政策層面落地真正使終端用戶享受到紅利嗎?電網企業是否要繼續挑起重擔?難道要從發電端讓利?

 

2018年及2019年工商業電價降低10%有何不同?

 

錢都從哪兒來?

 

首先,2018年的降價目標是通過“降低電網環節收費和輸配電價格”實現的,而2019年則是將通過“深化電力市場化改革,清理電價附加收費”實現,著力點不同,對電力產業鏈帶來的影響肯定也不一樣。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這也是近年來中央政府首次提出電價的具體調整目標。為此,從去年3月開始,國家發展改革委開足馬力,分四批推出8項措施進行落實。這8項措施主要有:已經出臺的涉及電網環節的清費政策要落實;轉供電環節的收費要清理和規范;推出涉及到區域電網和跨省跨區的專項工程輸電價的改革;涉及到重大水利工程基金征收標準降低25%;臨時性降低輸配電價等8項政策。涉及降價和清費金額合計821億元,基本實現10%的降價目標。2018年主要通過電網讓利實現降價目標,降價空間主要由國網一力承擔下來,時任國家電網公司董事長的舒印彪表示,2018年降電價,國家電網承擔其中的80%左右。這使其承受了較大的經營壓力,近日國家電網發布的《2018年社會責任報告》顯示,2018年國網實現營業收入2.6萬億元,同比增長8.7%;利潤總額780.1億元,同比下降14.3%。這是國網近5年來首次出現利潤下滑,與2017年相比減少了130.1億元。

 

今年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在考慮用電增長的情況下,仍將需要降低約800億元電費成本。目前,我國發電環節情況不容樂觀,占比最大份額的火電幾乎全行業虧損,利潤擠壓空間較小,可以說是“降無可降”;而去年電網側降價幅度已經比較大了,并且省內輸配電價格執行周期內被鎖定(2017-2019),差不多是“雪上加霜”,今年電網側降價幅度或許將非常有限,是否能再次挑起重擔也未可知。

 

不過,2019年電網側除接網費、容量費還有一定降價空間,增值稅稅率下調也可提供比較大的讓利空間;發電環節除火電處于全面虧損階段、新能源發電尚未實現平價上網需要財政補貼之外,還有大水電和核電效益較好,或許將成為本輪降價的“重點關注對象”。最重要的是,通過深化電力市場化改革,可迫使發電企業擴大參與電力市場化交易的規模、擴大讓利價差,以實現降低工商業用電成本的目的。

 

可以采取哪些措施完成降電價目標?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該句話的具體表述為“深化電力市場化改革,清理電價附加收費,降低制造業用電成本,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

 

首先,今年降電價的重點會落在電力市場化改革上,從這一角度來說,降電價就主要體現在發電企業進行市場化交易以降低電網購電成本上。據中電聯發布的《2018年4季度全國電力市場交易信息分析》顯示,2018年,大型發電集團市場交易電量合計13713億千瓦時(不含發電權交易),同比增長26.4%,占大型發電集團合計上網電量的37.5%。

 

2018年大型發電集團各類電源市場交易情況匯總

注:

1、上網電量市場化率=某類型電源市場交易電量/某類型電源合計上網電量;

2、上網電量平均電價,指計劃電量與市場電量綜合平均電價。

3、圖片來源:中電聯

 

從上表可以看出,2018年大型發電集團煤電參與市場化交易后較上網電量平均降低0.0245元/千瓦時,其余類型電源均降幅更大,氣電最高平均降低0.1088元/千瓦時,風電也達到了0.0982元/千瓦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通過深化電力市場化改革完成降電價目標,今年發電側參與市場化交易規模將再次擴大,以降低電價。

 

其次,清理電價附加收費。目前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主要有5種,即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農網還貸資金、水庫移民后期扶持資金(大中型水庫移民后期扶持資金和地方水庫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城市公用事業附加。其中,城市公用事業附加基金自2017年4月1日起已經取消,去年降電價時已將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征收標準在降低25%的基礎上再降低了25%,近期國家對于新能源平價上網大力推進,電網側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或與發電側的大水電和核電一樣,成為本輪降價的“重點關注對象”。

 

另外,國家發改委價格監測中心高級經濟師劉滿平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降低電價中有四大措施可以采取,一是繼續推進輸配電價改革,核減與輸配電不相關、不合理的費用;二是放寬用電企業申請調整計費方式、減容、暫停的政策條件,完善兩部制基本電價執行方式;三是繼續降低銷售電價中包含的基金和附加平均征收標準或者取消不合理的附加,減少政府對商品與服務的捆綁;四是推進電力市場化交易。

 

無論如何,一般工商業電價再降10%已經被寫入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是對人民莊嚴的承諾,無論采取何種措施,難度多大,這一目標必將完成。

 

由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反映出的問題

 

近年我國經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如何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優化營商環境成為政府工作的一大重點,以改革推動降低涉企收費成為重要手段之一。降低企業生產成本對于一般工商業、大工業用戶至關重要,尤其對于四大行業等高耗能產業而言,電價是其最為敏感的生產要素。過去幾年,大工業企業通過參加電力市場交易和輸配電價改革獲得了改革紅利,但一般工商業電價偏高,基于體量小難以參加市場交易難以享受改革紅利。因此,近年來,國家多次出臺政策,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讓利工商業用戶,減輕其經營壓力。這本是一件利國興邦的好事,但在實際執行中存在降電價僅停留在政策層面,終端用戶并沒有享受到應得的紅利的情況,部分轉供電主體截留降價紅利,遲遲未將降價政策傳導到終端用戶,或在電費中違規加收其它費用。

 

前不久,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通報了部分不執行電價政策轉供電主體典型,對部分沒有按規定給商鋪返還電費的商場點了名,其中不乏萬達、王府井、世紀聯華等大企業。如:北京西鐵營萬達廣場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以每度1.50元的定額電價標準向商業綜合體內步行街商戶收取電費,以每度1.35元的定額電價標準向寫字樓商戶收取電費。電力公司退還了因降價多收的電費,但西鐵營萬達截至2018年底未向商戶退還;廣州增城萬達廣場由萬達物業和萬象美物業提供物業服務,萬達物業于2018年11月調整電價之前按每度1.38元收取電費,萬象美物業按每度1.15元收取電費。上述物業也未將2018年電力公司降電價退款退還給商戶。

 

不僅該返還的電費沒還,重復收費的情況也時有發生。根據通報,西鐵營萬達自2018年11月19日起,向商戶按北京市城區一般工商業(不滿1千伏)電度電價26.67%的比例收取用電服務費,“用于補償共用設施用電及甲方對乙方商鋪供電過程中產生的各類損耗費用”。實際上,商鋪所交的物業費中是包含這筆費用的。物業服務合同中明確,物業服務費已包含“物業共用部位、共用設施的能耗和日常運行、維護費用”,此為重復收取共用設施用電費用。

 

此外,近日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溫樞剛在接受采訪時也對“2019年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方面,電力用戶端認為價格高了、希望降價;另一方面,電力生產端則承受巨大的成本壓力甚至巨大的虧損,特別是煤電已經出現大面積虧損。這些問題反映出電力體制改革需要深化、電力市場建設亟需加強。

 

最終今年一般工商業電價再降低10%降價空間由誰承擔(或者說主要由誰承擔)目前還不得而知,我們可以拭目以待國家下一步動態。另外,比降電價目標能否完成更重要的是紅利的落地,期待相關部門的持續有效行動,使廣大終端用戶真正享受到降電價“大禮包”。

安徽科達售電有限公司(總部)
地址:馬鞍山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湖西南路2659號信成大廈10樓
手機: 18155589999
客服熱線: 400-060-0499
傳真:0555-2379520-888
江蘇科達電力有限公司
地址:南京市江寧區秣周東路9號樓
電話:025-86166783
手機:18155589999
福建科達電力有限公司
地址:廈門市思明區七星西路178號七星大廈26層
手機: 18959223970
座機: 0592-5600499
傳真: 0592-5523179
友情連接
安徽省能源局 安徽省電力交易中心 北極星售電網 安徽省物價局